一起色

章节目录 咱俩就是天作之合(30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折玉郎含泪领了地主的牌,咬牙切齿地决定要把元辰赢得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折玉郎扫了一眼元辰,心道这种上个世纪的老古董,斗地主绝对不是自己这个21世纪全能型纨绔的对手。不要虚,就让他在晓晓儿面前,展现一把神勇,狠挫敌人锐气。

    这是挑战也是机遇,折玉郎仔细排了自己的牌,看着自己手里的叁个炸弹,露出了余味悠长的笑容,然后轻轻甩出一张梅花叁,道:“小叁一只。”

    小叁接道:“小鬼一只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:“你会不会玩牌啊?才刚开始你就出鬼?后面怎么玩啊?”

    春晓拍拍他的肩,出了一张大鬼,“我给你放水。”

    出完大鬼,春晓又出了一张小叁。

    折玉郎一喜,出了一张小四。

    元辰不咸不淡地,出了一张不叁不四的,方块五。

    你来我往,春晓偶尔还给男主放点水,但是谁也没想到,折玉郎手里有叁个炸弹的情况下,竟然被手里不声不响攒了两个炸弹的元辰,给轰了家,先赢了。

    元辰喝了一口搪瓷杯里的茶叶水,笑了笑,指尖点着牌:“承让了玉郎同志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气得要炸,“是我低估了你的水平,我们再来一局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将牌混了,然后开始洗牌,洗完了还用嘴吹口气,像是施展什么魔法,叁个人再次抓牌的时候,他的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那张地主牌。

    这次的地主不是折玉郎,苍天又开眼,这次的地主是上辈子身为封建统治阶级的大梁皇太后——春晓娘娘。
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就算是加上地主格外的四张牌,她手里连一个炸弹都没有,这个地主怎么当嘛!

    折玉郎瞥了一眼正在排牌的元辰,盯着自己手里顺滑的牌,想着媳妇在自己上家,没办法给她喂牌,要是小叁机灵,岂不是平白给了他一个献殷勤的机会?

    于是折玉郎为了不给元辰献殷勤的机会,果断出牌截断了春晓的后路。

    因为春晓手里的牌过于垃圾,所以打到后面,她这个地主拿着一只没用的红心叁歇菜,就剩两个农民在死斗。

    折玉郎的眼都红了,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牌,“我就说,一只A你要不要?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元辰手里还有叁只牌,他镇定自若地抽出一张2,丢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春晓看到折玉郎绷不住了,差点哇地一下崩溃,俊俏的小脸蛋布满了细汗,狰狞地看着桌上那只2。

    元辰出完2之后,挑了挑眉,“要得起吗?玉郎同志要不起吧?毕竟场上的牌都出完了,玉郎同志和春晓同志手里的牌,我大概可以猜到。我余下的两只,玉郎同志应该也要不起吧?”

    这个狗比知青,竟然会算牌!折玉郎紧紧攥着手里的牌,在心里疯狂骂人。

    元辰徐徐从手里抽了一支方块叁,出了,瞥了折玉郎一眼,又慢悠悠出了最后一直梅花叁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对叁,偏要分成两只出,这是赤裸裸的羞辱!!

    春晓将折玉郎剩下的那张牌拽过来,单只,黑桃叁。
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场上最后四只叁,成了每个人的底牌吗?

    “你竟然算牌!你作弊!”折玉郎不承认这样的胜利,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元辰将牌整理起来,洗好了堆成一堆,笑着说:“没有算牌啊,只是看着看着,脑子里就会自然得出结论了。难道玉郎同志没有这个能力吗?我以为所有男人都会对数字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那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比情敌差,他把扑克牌收起来,不乐意玩了,“天色不早了,我和老婆要出去巡视瓜田,你要不然就先睡觉,半夜我再叫你起来换岗。”

    太阳已经落山了,此时瓜棚外暮色沉沉,瓜棚顶上挂着的一顶油灯在风中光影晃晃,几条瓜藤延伸到棚里,顶着一朵朵浅黄色的小花,在昏黄的灯光下像是凝结的黄玉。

    夏季的蚊虫在夜晚很多,春晓全副武装,折玉郎已经将蚊帐支了起来。

    元辰站起身,将那只风中晃悠的煤油灯取下来放在桌子上,不知从哪摸出一只长长的叉子,低头走出了瓜棚道:“休息不急,听大队长说夜里会有夜猹来偷瓜,所以我们先去搜寻一遍小动物。有人在瓜棚里,应该不会有人来偷的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在他和春晓的裤脚上喷了花露水,喷完就将花露水收起来,夜晚有点凉下来,叁个人在瓜田里漫走,满田的饱满大西瓜很喜人。

    转了半个小时,真叫他们看到了一只灰黑色的东西,在瓜藤下面,抱着一个西瓜咔嚓咔嚓猛啃。

    折玉郎哇哇哇就要叫起来,春晓一把捂住他的嘴,元辰立即提起叉子,一轮圆月下,元辰知青一叉子强悍地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喳喳……”野猹灵巧的一个转身,开溜了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折玉郎不放过嘲讽敌人的机会,叁两步窜过去,夺过叉子,竖起来,哐哐哐就是几下,将瓜藤插得乱七八糟,还捅穿了一只瓜,也没插到猹。

    “你不行。”元辰又去抢叉子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这个世界的男主和男配在瓜田里抱着一把叉子,追着一只猹撵了一刻钟,连根猹的毛都没叉下来。

    春晓实在看不下去了,她提脚灵活地绕过瓜藤,将叉子从折玉郎手中接过,随手起手了个长枪的手势,目光锁定了那只在月光下窜逃的猹,下颌绷紧,算定了它的轨迹,眸光一厉,长叉飞出。

    叉子狠狠扎入泥土中,一柄将那只狡猾的野猹岔在细密的叉子当中,它吱吱喳喳地挣扎着,却动都不动不了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手,微微偏头看向惊诧住的两个男人,精致的眉眼在月色下有种清冷疏离感,仿若不属于此间人,她轻唤:“玉郎。”

    折玉郎回过神,将挡在一边的元辰推开,美滋滋地捉住了猹,将叉子拔出来扛在肩头,“晓晓,我们明天加个菜!”

    明明是春晓猎住的猹,折玉郎兴奋得像是他捉住的,如果有尾巴的话,怕是当场要竖到月亮上,拎着猹快快活活走在春晓身边,将元辰挤得远远的,折玉郎吟道:“折家有女初长成,力拔山兮气盖世。”

    春晓脚下踉跄了一下,这就是国外名校高材生的文化水平吗?

    元辰:“玉郎同志是小学毕业吧,没想到竟然对诗词这么有研究。”他看向春晓,嘴角挂着笑,这个小学生就是个文盲,两个人在一起简直佳人配狗,这段感情他元辰插足定了!

    “还行还行。”折玉郎摆手,洋洋自得,“不过是读书破万卷,卷卷有爷名。”他家在全国各地都捐过图书馆,书籍连起来能绕地球好几圈。

    “玉郎同志最近有什么在看的书吗?也许我们可以聊一聊。”元辰诚恳道。

    春晓知道折玉郎在看什么书,除了那几本翻烂的木匠书,最近他在看他爸给他寄的《奔叁男人如何维持魅力》《爱情急救手册》《如何读懂女人》《智慧男人小心机》,以及他妈寄过来的《新款棒针花样编织大全》《2021时装潮流》《陪老婆坐月子》……

    折玉郎眉头微凝,沉思片刻,道:“最近在看的书?啊基本都是国外的,我只看原文版,类似《钢铁是如何炼成的》和《莎士比亚剧集》已经是我第七遍重温了,每次都会有新的体会。偶尔也会读读诗集,比如《飞鸟集》《尼采诗集》我觉得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元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(元辰:这个文盲怎么回事!)

    po18bb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s5217.net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色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